AG

开心就好

绝对禁忌2.5

        (人设不搬了前面有写这篇算是番外)

        黄沙 风暴,狂风裹挟枯草沙石形成龙卷风摧毁了荒漠上仅剩的生机。
        法杖顶端铜环相碰发出清脆的声响,回荡在整片大地。
        没有人知晓朱正廷走了多远、多久,黑袍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五国战争还在进行,丛林最深处一把锋利散发妖媚邪气的杀人利器斜入土地,黄明昊低垂着小脑袋 精致如雕刻的面庞掩入阴影

没意思 有点玩腻了呢

叮——叮————

什么声音?

阴影下的人突然弯了眉眼露出怖人的利齿獠牙

看来好玩的来了哦


五国之战最初起源于南国  南国废帝之际内战使之陷入一片混乱

邻国君主莫邪下令借此机会废南国扩大本国疆土
趁人之危为人不齿
曾与南国和亲相交的尘曲古国参与到战争中支援南国与南国将领杀个里应外合

莫邪万万没想到一向奉行和平安乐的尘曲古国竟会在这时为友国两肋插刀

见形势不妙莫邪只能向灵兽族主君求救

兽族虽善战却是一向不乐意参与到人类的战争中,但莫邪狡猾,看准了兽族主君昏庸暴政贪图享乐
果不其然兽族主君为莫邪提出的优厚回报所诱惑
派遣主副祭司姐妹率领一队血统并不纯正的混血前去支援
主君心中算盘全城皆知,应付人类战中协议又借机除掉多数纯种血统不齿的混血种。

黄明昊是第一个被选拔出的混血种佼佼者,百年来生活在黑暗恶劣的环境中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单纯不知世故的他并不了解暴君的计划,欣然参战。

那之后的事情呢
全盘失算
灵兽一族的参战被利用为激将法,一向与之敌对的驱魔者卷入战争。
多国混战皆为自我利益。

黄明昊是一枚超乎天下人想象的棋子
重围下兽族将士战死大半,黄明昊看着一个个同伴倒在自己身旁杀红了眼,完全魔化的男孩沦为杀人机器,然而直至只剩祭司二人和黄明昊一并退进森林,兽族却也再也没有派来救援。

没有人了解丛林深处发生的任何情况,只有一点人尽皆知,进去的人没有一个能从那片丛林中活着走出来。

土地和大小溪流都染上渗人的暗红,浓重的尸腐味和刺鼻的血腥十里外让人不寒而栗。

漫长的战火硝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横尸遍野,到处尽是断壁残垣。

有很多人见过那个举着高高法杖的占星师,却没有人知晓他的名姓、他的种族、他从何处而来又要向何处去。如一朵无根的花。
花?
花可以用来形容少年吗?

偶尔经过成群逃荒难民,朱正廷从他大大的黑袍口袋中掏出糖果分给人群中的孩童,或许他也喜欢被一群天真的小孩子簇拥的感觉吧。

曾有见过他比孩童还纯真的笑颜的人讲 那是世上最美的花 不可置否

黄明昊孤身一人躺倒在森林中心最大的一棵花树下闭目养神。睡颜平静,柔和的下巴线条藏进衣领,以一个舒适的姿态,宛若不知世事的精灵,微不可闻的鼻息被微风带走,或许该还这少年一个美梦。

朱正廷走进丛林稳稳将法杖横握在手,一时间只有沙沙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丛林。

花树下休憩的少年睁开清澈的双眸。


方圆百里 唯有两个人的心跳
朱正廷在树影下站定
树下少年像猫咪一样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缓缓坐起身
眼神相撞在寂静的空气
一双绝美 一双邪魅
一双温柔 一双惊艳

少年人笑了
黄明昊提剑起身挺拔了脊背
朱正廷解开黑袍只剩一身耀眼的白衣 法杖在手中闪出冰冷的寒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