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开心就好

你曾是少年「三」

勿上升
插叙



--林彦俊--

我用最老派的方式爱你 用最稚嫩的方式吻你 耳朵 眼睛 唇
我会是早晨的阳光 你的晚安吻 你的影子
如果你希望
我也会是你的唱机
是你带着威士忌香味的硬邦邦的曲奇
我也可以成为可怕的杀手 让我们一起死去

在花落的时候
我会带着乱七八糟的想法离开
所以我将一切都埋进心里










--木子西--

子西一直觉得林彦俊是个老小孩 心事重重

日式拉面馆橱窗里鹅黄的灯光裹着湿漉漉的水汽 
她盯着他的侧脸发呆
任谁走过都会瞥一眼这两个安静美好的漂亮小孩

“?怎么不吃?”
林彦俊嘴里还塞着牛肉片,腮帮鼓鼓的与女孩对视

“林彦俊,我要走了”
木子西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脸侧酒窝陷得很深

“可你都没有吃...”手指滞在碗沿,他像被谁按了暂停键

“我要离开这里了”

   ......

明晃晃的灯光下眼前的一切都变不真实起来

正值九月 木槿花花期已过 凋落了

简单地离别 隔天木子西登上飞往大洋彼岸的飞机
小小的人在说离分
年少 还以为每一份离别都是一生




--林彦俊--

女孩小小的身影出现在楼下那片木槿花田
一袭小小的白纱裙在风中瑟瑟
他正将脚悬在二楼阳台外想事情 却被那身影吸引

“喂”

女孩循着声音转头却找不到喊她那人
少年露出脸颊一深一浅的酒窝
“我在上面”
少年在二楼阳台看着她轻笑
女孩迷蒙的眼睛抬起 见他那一刻终于有了一点光

“等我”
少年提高了分贝生怕她听不到

他一路小跑 溜过大厅
女孩很乖的一动不动呆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

少年一步一步靠近女孩
未知的命运也像郑重的步伐 一步一步靠近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我在找故事里的那个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






--木子西--

那一年木子西生母去世
父亲带木子西来到普宁市
父亲总是有忙不完的事偌大的二层独栋总是木子西一个人在
可怜得像个没人管的留守儿童

她喜欢林彦俊家门前那一大片木槿花田
那个年纪的孩子总是喜欢什么就毫无顾虑寻着去了

他们就是那样相遇的 简单地不带什么奇异的剧情

正值七月 木槿花开得盛

少年总在树下打盹
女孩在树下默默等

那个年纪里木子西已经学会了不依靠人
安静的有点冷漠

这样的木子西却在离开林彦俊的路途上哭成一个小傻子







——木子西——

在木子西离开中国去到美国后
父亲就再也没有出现
亲情只剩取款机上那一串与日俱增的冰冷数字

再后来 她在新闻上看到了父亲再婚的消息
明明暗暗的银幕上老成的男人怀里紧紧拥着那个陌生的面孔
自那天 木子西的生活成为无声默片
木子西时时刻刻都在翘首企盼这部影片快些播完







——林彦俊——

木子西离开后
林彦俊飞快地成长
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

他还是喜欢在树下睡着
叫醒他的 只剩天边繁星
他还是喜欢搬出小凳子迎着晨风哼歌
却再也没有人应和
回忆像个说书的人 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跳过水坑 绕过小树
等得倔强







这年十一月的他庆幸自己的选择
林彦俊是一眼认出木子西的
木子西却忘了林彦俊
但是没关系
这一次林彦俊一定不会再放她走了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