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开心就好

绝对禁忌4

木子西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大概两百平米空荡荡的房子里,除了白花花的墙和窗外飘着的几朵云什么都没有。手脚都被沉重的铁链捆绑在承重柱上。

木子西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手腕脚腕被铁链划破了皮,血滴落在一尘不染的地面上,脖颈也像断了骨头一样疼得厉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木子西努力冷静下来回想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鬼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简直太诡异了。

终于门外一阵声响,混乱的脚步声拖拖踏踏响起,一双熟悉的CL直直出现在眼前。木子西脊背发凉猛得抬头。

那人隐去了背后的光。

黄明昊弯下腰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木子西脸上。木子西倔强地高昂着头注视着眼前这平常再熟悉不过的少年,木子西看到了他眼睛里流动的兽族图腾却分辨不出那究竟是什么。

黄明昊第一次被人瞪得有些发毛,他眼神飘忽了一下恶狠狠捏住木子西的下巴。

“你到底是谁?”

木子西敏锐地感觉到眼前的人似乎是忌惮自己,至少眼神飘忽可以从心理学角度解释为心虚或害怕。

“呵,我是木子西啊,justin,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吗?”

这一张嘴口腔里有一丝血腥味道飘出来。

黄明昊手上一个用力,生理刺激下木子西眼泪都要落下来。

旁边的尤长靖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将两个红了眼的人分开把黄明昊拉到一边去耳语几句。

木子西警惕地环顾一下另外一言不发的两个人。

朱正廷收起探究的目光“带你来只是想了解月食那天的情况,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

“真是好一个没有伤害的意思。”

木子西心想自己又冷又饿浑身疼被一群强攻击性的人围着还要这么夸张绑起来,张嘴就是嘲笑他大言不惭。

“你最好...配合一下,如果还想再见到蔡徐坤。”朱正廷并不生气一声嗤笑恐吓道。

木子西愣了一下随即拧起眉。自己在明敌人在暗,不清楚他究竟是不是在打心理战,自己说该还是不说,不清楚抉择之间带来的利弊是什么,影响有多大。
面前这一帮人明显是居心叵测又熊心豹胆,不管真假,她不敢拿蔡徐坤的性命做赌注。

不能不说,当然也不能全说真话。木子西心下开始组织语言。



朱正廷早就知道为了救王子异蔡徐坤一定会再一次触发传送法阵。果不其然蔡徐坤在异世界传送途中落入他设下的陷阱。
镜像世界中处处是机关一不小心就会丧命,蔡徐坤却一直很平静,仿佛早就知道那人会来这一手。

只是他并没有想到这边世界会是怎样的情况,更不知道木子西受着什么折磨。破解镜像后蔡徐坤甚至不急不慢回到异世界拿了药带回来。在他回到大厂四处找不到木子西之后才恍然大悟:朱正廷本就明白镜像世界的陷阱根本伤到不自己,不过只是把那当成一个制造机会拖延时间的工具。



木子西再次失去意识前看到天边金色的光,一瞬震碎了落地窗,眼前的一幕与月食之夜重合。

木子西脑子里冒出一句俗套的台词: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踏着七色云彩来娶我。



蔡徐坤心想自己可能并不是那么担心木子西吧,他可能只是讨厌这种被耍了的感觉,才会这般暴怒。

木子西头疼自己最近真是太柔弱了在各种地方以各种方式晕倒,关键还是总在奇怪的地方醒来,比如这次,刚睁开眼就是蔡徐坤放大的脸,木子西惊得一个激灵嘴唇差点碰上那人的唇。在蔡徐坤怀里的感觉…嗯…其实还蛮舒服的,木子西脸发烫。

————
依然是xxj文笔
脑洞勿上升
最近每天都在熬夜写论文白天就跟失了智一样,马上就是考试周啦假期里有大把时间找灵感补自己挖的坑,暂时就只能坑里趴着这样∠( ᐛ 」∠)_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