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开心就好

你曾是少年「二」

女主设定小太妹木子西
自行带入圈地自萌

———

一个看似强大的人,其实他的内心却是薄冰筑的城墙,遇火则化,一推即倒。 

一个看似柔弱的人,他的内心却是一砖一瓦细致堆砌而成,简单平实,坚硬牢固。

                ——白落梅《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

16.
       木子西对蔡徐坤的严厉异于常人, 甚至于节目播出第一期后木子西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根本不需要过度剪辑,在前面的每个练习生出场时木子西都眯着眼睛,面颊上带着深深的酒窝,练习生才艺展示的环节中木子西也总是跟着音乐律动甚至举起双手打call,像极了小迷妹,给足每个人面子。

        偏偏蔡徐坤出场时,木子西板起面孔收回酒窝,从蔡徐坤自我介绍开始木子西的眼神就起了雾,变得迷迷蒙蒙,甚至在才艺展示刚开始就皱起了眉头。
        蔡徐坤的才艺展示过后导师开始提问。木子西前面一直扮演着白脸,几乎每次都是在导师评论结束后夸上几句,这次却第一个拿起了话筒。
“歌写得很好哦很酷炫,但是………我似乎并没有感受到你的唱功。”木子西说完干脆利落放下话筒眼睛死盯着蔡徐坤一脸平静。

         ……

        演播厅里陷入一片沉默,后面几个练习生倒吸一口凉气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情况。就连其他几个导师都接不上话茬了,如此双标,这真的不是存心刁难吗。
       蔡徐坤感觉自己手心里在冒冷汗,用力握住话筒有种滑腻感。舞台上灯光刺目,有些眩晕。他说出了逻辑不清不楚的一句话“其实我是rapper”

         ……

        又是一阵的尴尬的沉默。

        木子西嘴角扯出一丝笑,挑了一下眉,露出左眼双眼皮中掩藏的泪痣,再次举起话筒
“那你还要选择以vocal身份作为开场?”

“因为想要把这首歌传达给我的粉丝们,这首歌是为她们写的,要感谢她们一直以来的陪伴,如果没有她们我可能不会有勇气站在这里。”
        蔡徐坤也收起了笑意,眼神坚定,快速调动思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嗯”木子西点点头,似乎这才满意。
        
         直到下一轮测评开始全场都还没有从两个人对峙的气场中走出来。工作组和导师组中有人想起了那晚蔡徐坤去接木子西的事情。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这才只是谣言四起的开始。

17.
        木子西拥有强大的粉丝基础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关注节目。但是第一期节目播出后舆论几乎一致倒向蔡徐坤,连木子西的粉丝都只能闭麦不敢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练习生们的手机都被收走依然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大家都很担心这件事同样会对自己产生影响。
        “我其实很喜欢她唉,几个评委中只有她冲我笑了,还好有她在不然真的紧张死”左叶一脸认真。
        “但是她对蔡徐坤那到底是什么啦…自己写的歌唉,一般都会直接印象分啪就上去了不是吗”陈立农想要为蔡徐坤抱不平。
        餐厅中大家七嘴八舌讨论着,丝毫没发现木子西戴着帽子就在隔壁桌角落里默默吃着饭。一字不落传入木子西的耳朵。
        木子西也一直没有发现蔡徐坤此时就在她背后一桌,卜凡和超模line坐蔡徐坤对面遮挡住他窥探的目光。

18.
        木子西将餐盘里的蔬菜一扫而光米饭却一粒未动,她站起身从侧门溜出去,为了尽力不引人注意她穿了一身厚重的长身羽绒服,加上原本就不矮的身高只看背影确实像极了一百个练习生中不起眼的某个。
        木子西将门关上,面对着关上的门,木子西愣怔了几分钟。
       昏暗的楼梯间有些沉闷,木子西想要快些离开,却不想一个转身落入身后少年温暖有力的怀抱。
        木子西瞳孔震动,她根本不需要抬头看就知道这个怀抱的主人是谁。

        “谢谢你,谢谢你帮我,但是不要以这种方式,我也…不想看你受伤”
        少年喑哑的嗓音软软糯糯,带着深入心底的怜惜。

        这世界太喧嚣,如果可以,就让我安静这短短一秒。


19.

        木子西第一次真正注意到林彦俊是在第一次等级测评之后。
        漫长的评定流程结束后已经是凌晨四点钟。木子西在后台收拾好东西一个人慢慢往导师组宿舍走,活得像个糙老爷们儿一样的木子西舞台服都懒得换了,卫衣牛仔外套大大的羽绒服里三层外三层一顿乱套,兔耳朵帽子棉手套全副武装。

         只能露出两只大眼睛的木子西远远就在宿舍楼连廊下看到了背对灯光静静站着的林彦俊,彼时北方寒冷飘雪又是凌晨,林彦俊像感受不到温度一样只穿着单薄的训练服。

        木子西第一眼其实并不知道那人是谁,夜太黑,那人又背对灯光,但是感觉很熟悉,脑海里有一个舞台上的影子闪过。木子西快步走过去边走边费力拉开裹在身上的羽绒服。

        林彦俊感觉太累,想要留在外面抽支烟安静会儿,没想到只是发了会儿呆的功夫头顶被一件从天而降的羽绒服盖住,淡淡的柠檬味道瞬间将他包围。他惊觉过来指间的烟头已经将羽绒服袖子烫出一个窟窿。莫名有些窘迫,他条件反射似的扔掉手中的烟,抖动那件羽绒服想要把它从自己身上扯下来。

         林彦俊拽着羽绒服转过身的刹那,许许多多细细的绒毛从羽绒服破掉的洞中钻出来,在灯光下形成绝美的图画。

        连廊外在下雪,连廊下也在下雪。

        林彦俊冰凉疑惑的眼神和木子西无辜又惊讶的眼神在沉默的空气中相撞。

20.

        木子西有时候会突然变得神经无比大条,比如像现在,撩了人还不自知。

        她大声“唉~”了一声吓了林彦俊一跳。她大笑着贴在愣神中的少年面前轻柔地帮他拍掉落在头发上羽毛。在林彦俊看来好像在宠溺地揉着自己的头发,很舒服,带着暖暖的温度,安抚了他紧张不安的心,莫名给予他一种安全感,让人变得恍惚。

        木子西一再叮嘱林彦俊晚上出门多穿衣服,什么南方冬天不比北方感冒了不仅会影响比赛还要自己难受吧啦吧啦一大堆,却终究没有提到他抽烟的事情。

        导师组宿舍和练习生宿舍不在同一栋楼,木子西猜到林彦俊大概是为了避开摄像和其他练习生才来这里抽烟,木子西瞥了一眼钟楼上的数字催促林彦俊回去休息。

        林彦俊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推托,木子西坚持让林彦俊披着自己的羽绒服回去,只是担心他路上冷。大概是出于一定的私心,林彦俊自己也很想带着它回去,他很喜欢这份关心,甚至不自觉的,一点点依赖萌生,也或许人在深夜都比较感性吧。

        木子西目送那个背影离开,明明是坚实的宽肩却消瘦凌厉。木子西的笑容渐渐消失在唇角。这个人给她一种十分落寞的感觉。除了落寞,还有什么刺痛了她的心。或许同类的人总会在不经意间相遇。

21.

        第一个任务下发后所有人失去了思考其他事情的时间。忙得不可开交的不仅仅有练习生,还有导师,一天到晚的课程安排满满当当。

        林彦俊所在的D班积极性并不高,他第一个懒懒散散推开练习室的门时木子西已经在钢琴前坐好。

        木子西倒是没有对他的迟到有什么意见,还冲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林彦俊注意到她有着和自己一样深深的酒窝。有酒窝的人天生笑起来感染力超强。又会是人设崩塌的一天,林彦俊心里腹诽着回了她一个甜甜的笑。


22.

       “你不要随意屈服给自我怀疑的感觉。”木子西认真起来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
         她两根手指停留在空中,眼神丝毫不拐弯迎面注视他。在她看来林彦俊总是不够坚定让她心里焦急。

        木子西发现,实力超群的林彦俊总是躲在角落。但是和范丞丞因为害羞才躲藏摄像机不同。木子西能隐约感觉到林彦俊的低气压和不自信。

       木子西嘟着嘴面无表情眼睛盯着A组一言不发。
       她能清晰地看到少年们眼睛里的红血丝和暗沉的脸色。她转动眼神格外看了一眼回到角落的林彦俊。林彦俊压低帽檐并没有在看她。沉默许久后终于她叹了一口气。

       木子西收好名单和企划案走出练习室。



———
切勿上升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