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开心就好

你曾是少年「一」

勿上升

1、华灯初上
忙碌了一整天疲乏感涌上来
回酒店的路上少年们都睡着了
只有林彦俊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低头滑动手中的kindle

“你今天画的房子 没有窗户  那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林彦俊没有抬头
手指指节在kindle上泛白

木子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对他说这样无厘头的一句话
她发现林彦俊最喜欢的一个动作就是将手插在裤兜中
大家都觉得或许这少年只是在耍帅
只有木子西知道
这动作太频繁 就变成了一种信号
传达着极其缺乏安全感

或许是和那时的自己太像了

她很想帮他一把
但是又不知从何入手

空气恢复到安静的状态
仿佛没有人说过话

林彦俊心有点慌
第一次被揭短
还是被她
心中泛起涟漪






2、木子西再见到蔡徐坤并不惊讶

练习室外木子西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熟悉又陌生

少年人成长太快
反而是自己一直停在了原地

许多年前
你曾是个朴素的少年
相信爱会永恒
相信每个陌生人
许多年前
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想看遍这世界
去最遥远的地方





3、LA的夏天阳光明媚

木子西一如往常
一个人醒来
一个人洗漱好
一个人泡好咖啡
一个人做好早餐
一个人将垃圾分好类
一个人系好鞋带 出门

安静的
失去了听觉一般

天很热
木子西依然习惯性将手插进口袋

“嗨!”转角处少年突然跳出来
像是无声默片中演员突然出了声
木子西实实在在吓了一跳
心砰砰的立刻红了脸

“哈哈你又是自己一个人 一起走吧?”
不等木子西回答 少年转身自顾自迈开轻快的步子

木子西好想骂人
脚步却不受控制地跟上去
男孩子一蹦一跳走得很快
木子西不得不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握住单肩包一晃一晃的带子

后来很久很久
木子西都觉得
那是比插着口袋舒服太多的姿势

从那以后
少年每天等在路口

最初的几天总是变着花样吓唬木子西
木子西习惯了没有再被吓到 还要斜睨他一眼用眼神骂他“幼稚”
时间久了少年自己也觉得无聊
偶尔会将自己的一只耳机扯下来硬塞上木子西左边耳朵告诉她最近自己喜欢的歌

木子西常常盯着他闪着光芒的眼睛出神

偶尔他会带着自己寄养家庭妈妈做的中国春卷 不由分说塞进木子西嘴巴
还兴奋地问好吃吗好吃吗

只要他出现 总是能打破木子西的沉默

木子西读的是私立贵族中学
这里有各个国家民族的孩子 冲突自然是少不了
在学校中木子西总是板着一张生人勿进的脸
她收费帮中国孩子打架

木子西有一股狠劲儿
打起架来身型比她大几倍的男孩子也不敢靠近

那个年纪的孩子打架是不考虑后果的
木子西也常常挂彩

却没人敢笑她 也没有人敢靠近她慰问一句


4、蔡徐坤每天早晨都在书包里放上药箱
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

他是好学生自己当然是用不到

每次上课铃响他的眼神都会和其他同学一样跟随着一身狼狈刚冲进教室的女孩

有时是兴趣课座位随机
蔡徐坤很高兴她总是脑袋晃晃最后还是选择坐在他身边

蔡徐坤手有些笨笨的
在尝试了两次给子西抹药后被子西咬牙切齿地拒绝了第三次
后来每次他都只是拿出创口贴小心翼翼贴在子西的伤口上

脸颊手掌手肘小腿   子西每天都带着这些标记



5、周围的同学总是用异样的眼光看蔡徐坤

不是因为他成绩太优秀 也不是因为他打篮球太帅
而是因为他是全校唯一一个能靠近木子西甚至能逗笑她的人
这给蔡徐坤又添加了一层神秘的光环

也有人疯传他们在一起了
可惜两人从来没有承认过
没人敢去问木子西
有人问蔡徐坤的时候他也只是笑眯眯的摇摇脑袋不承认也不否认






6、又是一年夏季
木子西和蔡徐坤一起顺利升入了高中部

木子西有些纳闷
为什么美国的夏天没有蝉鸣
还是说只是LA没有呢
自己还没出去看看 外面的世界

蔡徐坤远远地看到操场看台边晃荡着双腿的木子西
似乎又在发呆
他想要走近她

这一次 却迟疑了

他不知该怎么跟木子西提起自己要回国的事

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她

直到两人都没发现落日的红色引燃了整片天空



7、第一次,木子西没有在路口看到早早等在路口的白衣少年

木子西有些不知所措 她东张西望希望是他想出了什么新花样来吓唬她

木子西靠在树下晃荡着空荡的双手没处放

她低垂下脑袋盯着手掌心里翘起一角的创口贴 很久很久

最终又插进了裤子口袋

熟悉的感觉直击心头 木子西有点难受

上课铃响木子西才插着口袋面无表情走进教室 老师一脸怒气盯着女生单薄的背影

蔡徐坤课桌上空荡荡的

那天起 木子西又恢复了一个人的默片生活
没有声音 失去色彩

来年 木子西读《追风筝的人》 书里面有一句话

“得到了再失去,总是比从来就没有得到更伤人。”





8、蔡徐坤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追寻梦想

漫长枯燥的练习
总有一天 他会站上很大的舞台
每一个舞蹈动作每一句歌词在心中思索千千万万遍
很少有休息的时间

自己以为就快要忘记了过去的时候
记忆中总有一个落日余晖下小小的身影在提醒他

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9、木子西迷迷糊糊在美国全民歌手大赛中夺得了全美第一

木子西想自己一定是继承了那从未见过一面的亲生母亲的音乐细胞

或许还要多亏一个人
那个曾经每天在自己面前兴奋地谈论音乐的男孩



10、木子西一直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多红

或许是因为她不快乐

那男孩曾描绘过站上很大的舞台成名后的快乐 那时他澄澈明亮的眼神甜甜的笑容再也没能从木子西的脑海中擦去

可她感受不到
她只是不喜欢每天对着自己的镜头
木子西每天收到很多节目邀请
直到一个国内的造星节目邀请木子西担任导师
蔡徐坤的名字赫然列在名单最顶端

木子西盯着那个邀请很久很久
她的经纪人见状头一次不等木子西发表意见大手一挥接下通告
节目组第一时间为木子西安排了回国的航班

木子西就这样来到蔡徐坤身边
如风起 毫无预兆的命运安排一样 被推动着







11、蔡徐坤拥有的所有形容都不够去概括他再见到木子西的那种感觉

被雷击中了一样 连呼吸都忘记 憋红了脸 手足无措呆愣在原地
直到那身影离开都未缓过神






12、木子西想不到自己也会有喝醉的一天
第一次见面会后工作组和导师组一起聚会
木子西喝了很多很多
迷蒙中蔡徐坤对她笑得很开心甚至伸手抱住了她

木子西吐了 恶狠狠地发酒疯
“滚开!走了还回来干什么?!走啊!”

一会儿却又抽泣起来像是受了莫大委屈的小朋友
“为什么不辞而别
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
你知道你离开后我活得有多难吗……………”




13、蔡徐坤美国的号码一直没有停掉
身边的练习生有说笑的有好奇的
他总是笑称是为了方便和国外的朋友联系

抱着一份没把握的期望

蔡徐坤没有想到这串号码再次出现眼前会是时隔多年两个人都回国之后

终于鼓起勇气接起来却是一个夸张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叔音
“请问是木子西小姐经纪人吗?!快来!快来接她吧她喝醉啦!在香港路655号”

蔡徐坤一脸懵
回过神快速抓起外套飞奔出宿舍





14、蔡徐坤出现在所有工作人员和导师面前时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沉默中太尴尬

蔡徐坤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闷声道“我来接木子西的”
边说将葛优瘫在沙发里说着胡话的木子西一把抱起来
头都不抬一下大踏步冲出酒吧

蔡徐坤夺门而出后酒吧里炸了锅
大家一窝蜂似的三两围在一起谈论这两个人

木子西手机里仅存的一个号码 是带着区号的美国号码
没有人怀疑木子西刚回国很可能来不及换号码
但是来的人偏偏不是别人 而刚好好参加节目的练习生

这合理吗?

喝醉的木子西很难控制 偏偏夜深了不好打车
蔡徐坤双臂紧紧箍着木子西像要把她握碎一样
木子西挣扎着说着什么,时而挥舞拳头,时而埋在他胸口低声抽泣

每一句都狠狠敲击在少年柔软的心上

蔡徐坤有些恍惚 觉得这一刻自己就像偶像剧里抛妻弃子不辞而别万恶不赦的渣男

上车后蔡徐坤无辜地盯着司机师傅一脸的探究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带木子西回节目组给导师准备的公寓
结果废了好大力气才把闹闹腾腾的木子西安顿好
蔡徐坤精疲力尽歪倒在床边
注视着床上平稳呼吸正睡得像孩童一样的女孩

这些年 你到底 过得怎么样呢

蔡徐坤伸出手掌抚上木子西的额头轻轻帮她理了理额前俏皮的碎发




15、木子西彻底断片了

早上睁开眼惊奇地发现自己在一间小小的公寓中
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说过什么干了什么又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木子西是个过得很糙的人
既然没有人因为自己喝醉找麻烦也就不想回忆了

头痛躺了一整天后木子西发现这个地方蛮舒服
单人公寓没有特别之处却很温暖 莫名有种温馨的感觉
远离市区不吵闹 也没有镜头对着自己

木子西成了唯一一个用到节目组公寓的导师
一个人提着一个大箱子就入住了

惊呆了一众练习生和工作人员



——————————————————————————

为了表达出木子西、林彦俊、蔡徐坤命运纠缠那种感觉用了插叙…显得时间线有些乱…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