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开心就好

你×蔡徐坤×林彦俊(只是脑洞勿上升)


分享一个蛮可爱的东西   讯飞输入法蔡徐坤音乐皮肤 这个的特殊键都是坤坤的语音“我到底要怎么样”“你们好笨啊”还有打出来“喜欢”两个字 坤坤会说“竟然喜欢我的腹肌 难道不是喜欢我的才华吗”(๑❛ᴗ❛๑)突然变得很爱打字  ikjj们可以试一试
—————————————————手动分割

蔡徐坤因为吃过敏药忌口没有沾酒
林彦俊似乎是习惯了应酬耍小聪明喝得不多
还有混久了夜店(并没有)的bro也只是微醺
你们四个人勉勉强强搀扶着几个酩酊大醉的少年走在午夜的街上
你很焦急一边看着路况一边翻着手机想要打车
但是玫瑰庄园距离市区太远太过偏僻时间又这么晚了刷了快半小时都没有看到还在营业的出租车

蔡徐坤肩头扛着农农安慰你“不要着急先找地方歇一下吧我们这样走不远的”你沮丧点点头表示臣附议
终于看到光亮 路边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在清爽夏夜里散发着孤独的光 你们像是看到了长征结束前的曙光

“那…阿母 这样好不好 我给你双倍菜钱 你让我自己去厨房里做一道解酒汤 我保证不会搞破坏的你可以在一边盯着我”
无奈便利店除了泡面茶叶蛋不提供其他熟食 你看着桌上商店老板没吃完的宵夜灵光一闪
“那当然OK的啦~”阿姨带着闽南腔很愉快地答应了

你松了一口气走进后厨四处端详了一下
洗过手后你在冰箱里找到了浸泡在水里的豆芽
取了一大块卤水豆腐拆封切小块
豆芽阿姨是准备第二天用的 已经摘好洗净了
锅中坐水烧开把豆腐和豆芽丢进去盖上锅子要等一小会儿
你盯着锅子出神 好像初中的你也是这样照顾爸爸的呢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爸爸也因为这几年来的大小病症早就戒了酒 多年没有煮解酒汤了倒是没有生疏多少 就是不知道味道是不是还像以前那般好了

    “干嘛啦锅子开了耶”蔡徐坤突然从你背后冒出来拍了你一下吓得你手中的锅铲都差点拿不稳
你赶忙打开盖子加入味增和一小撮盐 仔细想了想 朱正廷和尤长靖都不吃葱 切好的葱花被你丢在案板上便关了火
一小碗一小碗盛好蔡徐坤帮着你端到窗前桌子上

就这样 安静的夜晚里 九个大男生在便利店落地窗子前排排坐像一群猫咪一样呼噜呼噜地各自喝着各自的汤

你付过钱后倚靠在货架旁边看着他们  像是带了一群小孩子一样充满幸福感是怎么回事??

夜里大家都互相靠着肩膀手臂睡着了
蔡徐坤坐在你身边
寂静的夏夜里有微不可闻的蝉鸣
旁边滴酒未沾的人清爽的少年气息将你包裹着让你觉得很舒服 你不由得伸了个懒腰
“已经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放下一切痛快地玩了           好开心 ”蔡徐坤慵懒带着磁性的嗓音在你耳边轻轻响起
你侧头看了他一眼 他也正学着你伸着懒腰
活像只猫咪
你的酒窝开关又被他打开了 好想伸手摸一摸他柔软蓬松的头发
也许是因为气氛太放松了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做了
他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讶
好软!!你摸了摸就停不下来还揉了几下
你笑眯眯看着他脸上复杂的表情变成了无奈和宠溺 任由你的小爪子揉乱了他的头发

天微微亮的时候你已经困得不行了 整个头像招财猫的手臂一样晃来晃去
一个清脆的手机铃声炸开在凌晨凉凉的空气里
“啊 是的我们…
对不起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我们在XXX国道加油站附近的便利店里 是 都在 没有缺人   好的请您快来吧 对不起对不起”
你跑到货架最里面接起电话不停地小声道歉
被劈头盖脸一顿骂 大概是整个人都凉凉了 你打了个冷战 抖掉了半夜里蔡徐坤披在你身上的外套
你恍恍惚惚弯下腰想要去捡忽然头有点晕不受控制地向前面撞去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你帮你捡起了地上的外套
“还好吗”林彦俊的嗓子有点沙哑
你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又想到玫瑰庄园里他说过的那些话 你的脸又红了
他愣了一下 一深一浅的酒窝又浮上脸颊
“在想什莫哦?”像是戏弄你似的用手指刮了一下你的鼻子  你挥舞着拳头作势要打他 没成想拳头被他接住顺便把你逮到了他怀里 你挣扎了两下却被抱得更紧 为了避开他看你的灼灼眼神你索性把羞红的脸整个扎到他怀里

你没有看到的是
在货架之间的另一个尽头 蔡徐坤双眸失神 他正望着林彦俊怀里你小小的身影

初升的太阳越过小便利店的门口和窗子 第一缕阳光溜了进来    蒙蒙地罩在蔡徐坤有些单薄的脊背 他低下头 长长的睫毛打下一片阴影
光都暗淡下来

中间空了一部分还没有写 最近准备考试脑细胞不够用了 总感觉越写越乱…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