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开心就好

星球环绕「8」


OOC有

ABO有

勿上升

——————



大雨连绵。

在迟来的雨季中林彦俊经历了一场迟迟不退的高烧,转眼就来到九月。




人们称七月是分别的时间,那九月,一定就是奔向未来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故事也许会有崭新的开始。




林彦俊已经想不起那天是如何与陈立农联手突破了他们的第一道防线,却知道防线之后的一切都在发生剧变,开闸泄洪般,平静自此轰然倒塌,越来越多的人倒下,他再也无法阻止接下来的局面。







陈立农白天总是陪在他身边,做一些琐碎平常的事情。



偶尔依偎在一起看一些无聊的电影,

偶尔帮忙打理货架上沾满灰尘的杂物,

偶尔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冲他大笑。





“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

陈立农总是在清晨等待林彦俊醒来,抚摸着林彦俊滚烫的额头提起他那些天马行空的主意。


“我们可以去做那些我们从来没做过的事情。”

“陈立农,我没做过的事情太多了。”

“我们可以去冰岛签订婚约,然后在那里定居,天天看极光”

“傻瓜……极光不是天天有”




林彦俊却知道,陈立农总是在深夜悄悄出门,凌晨才带着雨的腥气和满身的伤回来自己身边。

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在天边泛起淡淡的白时轻轻揽过自己的肩头,缓缓释放出一点花香掩盖住腥气,大概也为让自己睡梦中能心安。



没想到,我们还是互相亏欠。

世界荒唐,想爱就要说谎。







入秋雨季过去,落雨戛然而止。



常人言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在林彦俊身上没什么应验迹象,他的病是突然好的。



也不知道具体是从哪一天起蝉鸣也突然消失在耳边,没留下一丝余音了。




林彦俊在这一天醒得很早,睁开眼睛看到从阳台跃进来的第一缕阳光,打在眼前人毛茸茸的发梢、高挺的鼻梁、微微翘起的唇角。

有什么在他的心底如竹节爆竹般噼噼啪啪炸响。

他吻向他,是一种绵密而悲悯的吻。

陈立农疲惫极了,刚刚陷入梦境却被林彦俊热烈的吻拉回现实。

他迷迷糊糊中轻轻回应这个决绝的吻,手掌抚在爱人脑后一点一点加深。









“嗳,陈立农,我想吃小面包了。”

林彦俊俯在他的耳边呢喃,接着害羞般缱绻进他的怀里,修长的手指缠绕在他的手臂细细摩挲。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