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开心就好

星球环绕「7」


OOC有

ABO有

勿上升

——————

某天,你无端想起一个人,他曾让你对明天有所期许,却再也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

——————






“潜伏八年!完成这次的任务就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我们就都能坦坦荡荡地生活在阳光下,开诚布公去喜欢喜欢的人,回家好好照顾父母!你难道不想他们吗?!你不想要那样的生活吗?!”






蔡徐坤的意外来访让林彦俊措手不及。





一沓照片纷纷落在桌面地面上,蔡徐坤红着眼眶压低了声音质问面前多年前最熟悉如今却变得如此陌生有距离感的大哥。




每张照片上都是八年前参与行动的患难兄弟,如今却多数以奇怪的姿态横尸郊外。




林彦俊认出了一张照片上散落在猎杀者尸体边熟悉的小面包。





他无可抑制地剧烈颤抖起来。强迫自己不去看。




“坤坤,我们真的还能吗?

真的还能回到正常的生活吗?”







“你在说什么……你难道不相信组织了吗……!?”





林彦俊双手无力垂在身侧,他全身冰凉,酷暑八月,寒气却从脚底生发出来,他痛苦地闭上双眼。





“是你教会我忠诚!忠诚于国家,忠诚于弟兄们!就在我们分开的最后一天你再三强调,我们铭记你的教导!现在你自己却变成最先背叛我们的人!”




蔡徐坤红着眼狠狠掐住林彦俊的脖颈将他钉在墙角,看着他窒息憋红的脸和逐渐泛白的嘴唇。




八年,什么都可以改变。




在我还有能力去爱的时间里,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其实林彦俊并不是完全没有察觉到陈立农的反常。

一切只是他自己在自欺欺人。








比如他洇至他外套内衬上的血迹。

比如他牵住陈立农的手时触碰到的坚硬虎口。

比如他们上一次做爱时陈立农凑在他耳边异常的呢喃。





“他们不理解我们的薄幸

我们从来都是同类

如此我们一意孤行”





“林彦俊,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不对,

我爱你。”









意识徘徊在脱离身体的边缘,模糊中门被踹开。



扼住喉咙的那只手离开了他脆弱的脖颈,留下一道骇人的紫红色印痕,大口空气猛地灌入呛进肺里。



林彦俊止不住地咳嗽,眼角带着生理泪水瘫倒在蔡徐坤旁边,手里却紧紧攥着蔡徐坤的裤脚。



他说不出话,只能费力地仰头看着立在门边稳稳地举着枪直冲蔡徐坤的陈立农,拼命摇头用眼神示意他把枪放下。




剑拔弩张,双方都不肯先作出让步。




林彦俊才发现自己错了,老天听不见任何人的声音,这世上也没有能普度众生的慈悲。




时间冷漠残酷,战争中的人类却比时间更加冷漠无情。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陈立农,你真是个魔鬼。”


蔡徐坤身手敏捷,几乎和闯进来的陈立农在同一时间举起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陈立农就再也没有丝毫动摇,他恨极眼前这个看起来外表纯真的孩子。




以爱的名义欺骗。




“杀死我父亲的你们难道就不是

我一直在找你们

只找到林彦俊

他是你们当中唯一敢曝露在阳光下的一个

我监视他五年

一直在等

等你们露面”







泪水模糊了林彦俊的双眼,让他几乎认不出眼前这个昨天还对他笑颜灿烂,这一刻却咬紧牙关一身残暴戾气的陈立农。





八年前林彦俊执行组内最后一项任务,

黑夜中他举起枪直面月光下颤颤巍巍的男人,扣下扳机的前一秒却看到了躲在男人身后抱着小熊玩具那个个子小小的男生,怯生生的眼神将他的心灼上一个深不见底的洞。



为战争而生、杀人无数的猎杀者,最终只在那一刻犹豫。



身后飞来的子弹在耳边呼啸穿透了男人的心脏,一股温热的鲜血喷溅在林彦俊胸前、眼前、脚边,一声呼喊如鲠在喉归于沉默。

林彦俊机械地回头,他看到队友扫在他身上那满目冰冷,随即快速离开了他的视线。



月色如水,16岁的林彦俊与眼前小小的男生隔着一具温暖抽离的尸体和一滩恐怖至极的鲜血安静对视。



两个人神色看来都很平静,却同时不断颤抖着,在仅仅两人的视野范围内发泄着极度的紧张不安。



小孩子怀抱里的小熊受力变形,表情变得滑稽而扭曲。






从那以后,林彦俊想尽一切办法时刻关注那个孩子,违背了组织的命令派人暗中监视保护他。


林彦俊却万万没想到就在他的监视绷断的第七个星期天,他的监视对象做好了完全准备似的,迎面撞进他的生活,亮相世人,带着一身刺目日光勇猛地站到他身边来。




五年,林彦俊从没有一刻察觉到自己被反侦察,直到陈立农来到他身边,这才惊觉了自己小心翼翼去保护的小孩已经超出自己掌控范围的能力。



这不应该算是他的疏忽,而是技高一筹那人隐藏太过巧妙,他突然有些害怕,或许真的是他低估了如今自己愿意尽力全心去信任的爱人。





“无论你恨我们中的哪一个都不应该是他

现在离开他,我们可以放了你。”


蔡徐坤也面露堂皇,从他得知这个抹清了背景看起来一身孑然的小孩靠近林彦俊的那天他开始着手调查。




这人却从容不迫,在所有人面前猖狂地露马脚,仿若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感到害怕。





无所畏惧的人就没有弱点。





蔡徐坤抓不出任何一个能让他松口的契机,僵持中汗珠滴落在林彦俊的手背上。


陈立农没有丝毫动摇,却像听见了什么新鲜的笑话唇边绽开一个一如往常的笑容。



“我不恨他,更不会离开他

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像个顽劣的小孩,陈立农模仿蔡徐坤威胁的口吻云淡风轻地讲道。




这一刻他多希望林彦俊也了解自己的坦诚,他很爱他,怎么会恨他,眼前这个不明真相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谈条件。






“坤坤,你走吧。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是我们中的叛徒,不需要谁来给我洗白。我和他同流合污,是杀死这些兄弟的凶手。”







林彦俊卸了全身的力气,从充血的喉咙中发出沙哑的音色,他躺倒在地板上,和那些死相惨烈的兄弟的照片静卧在一起,好像他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