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

开心就好

星球环绕「6」


OOC有

ABO有

勿上升

——————

你睁开眼 翻过书下一页

光穿过指间 划破黑夜边缘

风在耳边

——————


林彦俊觉得很疲惫早早就困了,躺下后视线却始终移不开头顶那片暗色的天空,亘古不变的璀璨星空在头顶轮转,像极了小时候喜欢的万花筒。

 



“彦俊?你怎么躺在我的床上?”


陈立农推门进来,没开灯的房间里只有途径阳台照进来的光,林彦俊躺在那里,月光下能看见他精雕细琢的五官轮廓。





陈立农停了一下,看林彦俊没动静后脱了鞋子就往他身边走,没想到还没靠近就被他甩来的一个枕头砸到脑袋,软绵绵的没什么杀伤力。




“陈立农你现在连哥哥都不叫了!没大没小”




林彦俊支着手臂卧坐在月光下,蓝色丝质衬衫在他身上堪堪挂着,露出的锁骨如一支倒置的衣架,还是极纤细珍贵的那种。




陈立农一屁股坐在他身边,低着头细细打量。




“……陈立农,你能不能别盯着我了,你这样盯得我心里发毛”


林彦俊皱着眉头轻轻覆了一只手在陈立农的眼睛上。





“哥哥心里没鬼为什么要怕我盯着呢”


那只手被小孩温柔地包进掌心里,从遮挡视线的位置上拿下来,

这样陈立农又能继续欣赏他的艺术品了。


掌心温度传递


你怎么就知道我心里没鬼。

林彦俊白他一眼没再说话。






陈立农已经完全融入了这里的生活,和附近街坊也都打成一片,他变得很忙,常常连续几小时消失在林彦俊的视线中。



林彦俊疑惑小孩每天究竟忙些什么,却也渐渐能习惯身后没有那个跟屁虫,在紧张中等待组织的下一步消息的他,还完全没有觉察到自己忽略了什么。



只觉得小孩整天去找村口饭馆的尤长靖蹭饭会让自己有些吃醋。




“陈立农”

林彦俊坐在柜台里远远就看见了慢吞吞走过来的陈立农,于是很臭屁地双手往口袋里一插,堵在二楼楼梯口叫住他。


“……”小孩一脸懵


“你喜欢吃什么菜?明天我亲自下厨做给你吃好了。”


“……啊?”



陈立农很想搞懂林彦俊今天这是搭错了哪根筋,突然袭来的眩晕感却让他无心思考。

他一把推开林彦俊强装镇定爬上二楼,一个踉跄跌进屋子里大口喘着粗气。



“……”

楼下林彦俊仰头盯着刚被陈立农甩上还在微微颤动的门很久很久,最终垂下了脑袋,一双插在口袋里的手在此刻更加不知所措。





“陈立农,你最近都在忙什么?”

林彦俊不是一个多事的人,他喜欢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与个人的独立空间,能够让他有理性思考的机会,去作出正确的判断。


而在陈立农参与进他的生活之后,他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依赖上那种被陈立农需要的感觉,理性也被那份强烈的依赖悄无声息地占据。


林彦俊一晚上没有睡着,他在身边的人将自己蜷成一团发出微微的寝息时坐起来,借着明亮的月光看他,一看就是一整夜。



陈立农早晨一醒来就见眼前一双带着疲惫的大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看,吓得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不少。



通宵不睡林彦俊的嗓音染上一丝沙哑,他用冷冷清清的口吻质问,还是让陈立农觉得现在眼前这人就像只高傲极了不想承认自己粘人的猫咪。



陈立农突然笑得很开心。



那笑容骤然与林彦俊记忆中的酸涩时光重合。



陈立农翻了个身腰上一使劲坐起来探到林彦俊面前给了他重重的一吻。然后退回去好笑地看着一抹绯红攀上林彦俊精致的脸庞,直染到耳根去。



熬夜让林彦俊反应慢了不止半拍,等他想起来要作何反应的时候小孩已经起身躲进浴室里了。

就这样白白挨了一吻,林彦俊心里盘算着指定哪天一定要还回去。





“你昨天不是说今天要做饭给我吃。”

陈立农一身水汽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林彦俊正在阳台上浇花。
身上穿着陈立农的白衬衣,一身刺目地立在阳光里。


陈立农看得有些恍惚。


“你昨天就那样无视我,我收回那句话。”


“唉——不行!你既然说了就要对你的言行负责知道吗?”


“哎呦,陈立农你居然还教训起我了,真是反了你。”


林彦俊黑着脸从阳光下走进屋子里,斜睨小孩一眼,推开半年不开一次火的厨房。







那天是两人第一次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



集市上陈立农紧紧跟在林彦俊身侧,手里提着刚买的鱼和几样蔬菜。

林彦俊从未想过自己也有一天需要适应这种公众场合,接受灼灼目光的洗礼让他产生虚幻如泡沫的幸福感。

他与认识的人一一点头致意,面对着一张张快速略过的熟悉笑脸原本精神紧绷的他竟也被感染,两颊上酒窝陷下去点点细小的幅度。



他也会时不时扭头看一下身侧那个闪亮的笑容,变得更加安心。




是一个大晴天,林彦俊心情很好,兴致勃勃查找了几份不同的菜谱,举在手里跟矮桌前写着什么东西的陈立农确定到底做什么菜。





笔尖在纸页上顿了一下,陈立农放下手里的笔将那页纸快速对折夹进手边的一本书。





他站起身拿起桌上他刚给林彦俊挑的围裙,越过林彦俊的手臂绕到背后,在纤细的腰间系上一个结。又停了一会儿,指间流连在紧实的肌肉线条,不舍离开。




林彦俊腰间敏感,被陈立农骨节分明的手指触碰不自觉挺直了脊背。

他垂下头,静静地感受身后人每一下呼吸,片刻却突然被抱进怀里,结结实实的拥抱,林彦俊甚至感受到陈立农强有力的心跳,带领着自己的心跳,在窗户外聒噪蝉鸣和徐徐风声中依然扩大到震耳欲聋的程度。





“彦俊做的我都喜欢。”他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结果菜自然是不那么成功。





陈立农在厨房料理台前握住哥哥那自己觊觎已久的纤细腰肢释放了自己热烈如火的信息素,铺天盖地的花香将林彦俊酸甜的果香紧紧包围起来。





评论

热度(14)